インタプリタかなくぎ流

“Might come in handy one day.”

“畢哥”。――4

因為我抽到的是“六號”,所以我順利地占到攝影台的正面。沒想到能夠拍成畢哥的大寫鏡頭,我暗自嘻笑。但畢哥進來後開始拍攝,我愕然失色。我的這個位置太接近畢哥啊! 在這裡只能仰視拍攝他,這樣不管我愿不願意,取景器裡最顯眼的就是畢哥的下巴和大大的鼻孔。
沒辦法,我只好儘量把照相機抬起來,拍了好多張照片。幸虧畢哥是個專業演員,他不時變更他的姿勢,有時抬頭,又有時俯首,這樣我也總算拍到可登在報紙上的照片了。主編也會滿意吧。
Photo session僅僅有十來分鍾的時間,我在這時間裡,一邊拍攝的同時,一邊不知不覺通過取景器一直觀察畢哥的面孔。拍完後,我的結論不外乎是這樣。他臉上布滿著豐富的金色汗毛,原來歐美人沒有剃汗毛的習慣啊!
後來在《西藏七年》上映之際,我在書店裡看了好多電影雜誌。各家雜誌上都有那天記者招待會及Photo session的情景。可笑的是,每個報導看起來都好像獨家採訪似的。也就是說,我那天的“正經”發言也被拿進他們的報導裡,已經改成親自提出的問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