インタプリタかなくぎ流

“Might come in handy one day.”

你怎麼知道我的存款余額?

很早很早以前,我在日本九州農村從事過農產直銷團體的辦事員。這個團體直銷的是有機栽培的柑橘類,比如甘夏、廣柑、柚子、睌白柚什麼的。我們的團體不過是六家果樹園聚在一起的零星事業體,因此所有會計方面的瑣碎事情都由我一個人來辦理。
全國各地的“共同購買會”或個人客戶受到快遞包裹後,紛紛把貨款存入我個人名義的銀行帳戶裡頭。
有一天,開始擔任存款管理後不久,我收到了一封郵寄廣告(DM),是美國運通(American Express)信用卡的。我在信箱裡發現此封信時覺得有點不可思議。為什麼呢?
現在狀況姑且不談,據我了解至少當時申請美國運通信用卡是不怎麼簡單的事情。它與SAISON卡或丸井紅卡等顯然不一樣,並不是張三李四都可以持有的。聽說他們門檻相當難跨,只有像律師、醫生、大學教授、公司經營者等高收入階層才能通過審查。本來像我這種大學畢業不久的普通平民根本無法攜帶這張名士(celebrities)的象徵——美國運通卡(有點卑屈……)。
由此可見,我收到美國運通DM的理由不外乎是我的銀行帳戶。因為我個人名義的帳戶裡,存積這由全國各地匯過來的甘夏價款,還沒做好會計處理之前,憑表面來判斷,我是一個年輕富翁呢!
問題是他們怎麼知道我的銀行帳戶的存款額。難道銀行把這種隱私信息偷偷倒賣給信用卡公司? 假設銀行跟信用卡公司之間已經建立好這麼甜如蜜月的關係,那誰敢完全否認其他的信息沒有流傳到外部? 當時我並沒有申請美國運通卡。因為,他們如此了解我個人的種種情況,即使我提出申請,他們一定會識破我是個名不副實的富翁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