インタプリタかなくぎ流

“Might come in handy one day.”

騎車口譯。

我們工廠處於靠海邊面積非常遼闊的填拓地上,因此廠內移動必須要靠汽車或腳踏車(自行車)。而且廠內儲存著大量的可燃性物質,所以不能駕駛一般轎車,只有裝設滅焰器等特殊車輛才能開進廠內。自然,腳踏車就成為平時廠內所使用的普通交通工具。
另外因為工廠規模宏大,所以所有同仁身上都帶著防爆性對講機,若有急事可通過無線電互相保持連絡。
有一天我在現場騎腳踏車移動時,有位日本同仁在對講機裡招呼我,接著說:麻煩你現在可以做口譯嗎? 原來在他旁邊有位臺灣作業人員,詢問閥門的操作模式什麼的,但日本同仁聽不大懂“國語”,不得不向我乞援。於是我當時邊騎著車邊提供簡單的口譯服務(對方同仁輪流說話)。這是我第一次的,而且只有一次的「自転車通訳」。
不過,嗯〜這是有點難聽的稱呼喔〜。「自転車通訳」給人的形象就是這個翻譯人員技術太差,在他陳舊極小的腦袋硬盤裡慌慌張張找來找去本來不夠豐富的詞匯,然後“拆東墻補西墻”地拼湊出粗糙的譯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