インタプリタかなくぎ流

“Might come in handy one day.”

鮦魚燒。

別以為我會傻傻一直等
不要了還得排隊的愛情
等到了心動的味道還會在嗎
愛是否已經冷
―― Sweety《甜甜圈》

  我們flat前邊有一家小小的鯛魚燒店*1

  這家鮦魚燒店是個租著大居酒屋房檐下的巴掌大地方由兩三位阿姨攤開的小鋪,但你可別小看,該店是總會有些顧客排隊的,甚至一到休假日就會大批顧客蜂擁而來的名店。曾經有一次在東京電視臺的節目《出沒! Ad街之天國》裡被介紹為“頂級鮦魚燒”,隔天就出現了前所未有的大排長龍,使我們flat的居民大吃一驚呢。
  阿姨們的鮦魚燒店雖然如此受到廣大顧客的喜愛,但其服務態度卻有一種“何樣?*2”味道。不管顧客排隊排得多麼長,她們既不緊張又不在乎,總是悠閑自在的烤呀烤呀……我們絕不會看到她們受到顧客們的焦急眼神而加快動作這種情況。好不容易達到售貨口後也絕不會聽到她們的“歡迎光臨”、“您要幾個?”、“謝謝購買”、“歡迎再來!”等任何服務性台詞*3,我們在售貨口前只好怯生生地說出“可不可以給我兩個?”或“能不能把十個鮦魚燒裝在盒子裡?”等要求。
  此時,一次要買十個的後者可能會接到:1.“還沒有烤好那麼多的鮦魚燒呀,你在旁邊等好了,烤好之後我會叫你”般阿姨的指導以及2.“嘿嘿,我們已經排了好久,別讓我們再等,即使不那樣這店手勢沒有那麼輕快麻利”般顧客們的指責。圍繞鮦魚燒這種廉價小吃竟能窺視人際關係的方方面面,我想這可以說是名店的一種風格吧。
  該店在其營業時間上也有別致風格。首先炎熱的夏天她們就長期歇業。也許在這裡含有“夏天紅豆餡爁得比較快,幹脆停止銷售免得導致中毒”等考慮,但我們看到貼在小鋪卷帘門上的長達兩三個月的歇業通知單,無有不聯想起法國人“Vacances”般浪漫的。
  並且寒假也不例外。該店屬於“車站前商店街振興協會”,過年時其他大部分會員商店只休息兩三天,比如年底營業到除夕,新年頭三天中就開始“初賣”,甚至有些商店連元旦也在營業的情況之下,我們的阿姨們好利害,大膽無畏地一直休息到一月十號,人們年初的氣氛已經幾乎雲消霧散之後才開業。好懶慢,不,好浪漫的工作方式啊。
  今天我從我房間陽台上瞻望到下邊,鮦魚燒屋前邊照常有一些顧客排著隊。大家怎麼這麼喜歡阿姨的鮦魚燒呢? 是因為她們烤的鮦魚燒表皮很酥脆,大量紅豆餡填充到尾鰭的終端,而且由於顧客總是排隊的緣故吧,我們總可以買到剛剛下模的,熱乎乎的鮦魚燒,味道不會是辜負我們的了。
  對啊,其實我也是一個阿姨的忠實俘虜,好M喔。

*1:“鮦魚燒”是日本最為大眾化的小吃之一,先把麵糊倒入鮦魚形狀的模子裡,稍微燒烤之後填上紅豆餡,上邊再淋上一點麵糊之後與模子的另一方緊緊合在一起烤成可愛模樣的甜餡餅。東京的鮦魚燒與大阪的章魚燒可以說是日本小吃界的東西雙雄。

*2:日語“nanisama”。起居未免顯得傲慢,不禁令人說出“你有什麼了不起啊?”的感覺。

*3:只能聽到日語的萬能詞“do-m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