インタプリタかなくぎ流

“Might come in handy one day.”

東京Snobism。


此次我從高雄回到東京的時候乘座日亞航*1的班機。這不是我親自選擇的,而是公司給我訂票的。我本來無所謂乘座哪一家航空公司的班機,可是不知為什麼在我接觸到的日本企業職員之間日亞航的聲望甚高,遠遠超過其他航空公司如華航*2或EVA*3等。其實這三家公司的班機我之前都座過,對我的感覺來講這三家的服務都差不多,沒有那麼明顯的差別。日本企業的職員們那麼地喜歡日亞航可能不過是袒護祖國的行為*4就是吧,我覺得。
話雖這樣,我也認為三家航空公司之間還是有一些特徵之別,如華航的乘務員跟其他公司相比俊男靚女比較多,EVA的有些飛機款式很先進,連經濟艙都設有個人電視畫面可以儘情地欣賞電影或遊戲等。那麼日亞航呢? 日亞航除了乘務員胸口都戴著“日文學習中”“中文學習中”的小牌子給人好感之外,我比較喜歡日亞航的機內雜誌《亞洲迴響》。這本雜誌的設計也好,內容也好,都是在同行當中出類拔萃的。
我非常喜歡看這種機內雜誌。我認為在日本國內線的機內雜誌當中全日空的《翼之王國》是最好看的,日本航空的機內雜誌跟全日空比起來有一點遜色。另一方面在國際線當中日航係統的日亞航機內雜誌略高一等,華航合EVA呢,不好意思,還需要努力充實內容。
翻開《亞洲迴響》封面就有較短的隨筆*5,接著翻看有關日臺雙方觀光方面的特輯,還有一些有趣的小專欄……座在不太人道的經濟艙裡邊看《亞洲迴響》邊看在前邊投影的金城武和志村健*6是我無比的喜悅(有點誇張)。看來我也跟日本企業的同事們一樣,已經成為一個「身贔屓」派呢。


上次三月底我回東京的航班裡看的《亞洲迴響》,其特輯是“東京新地標,六本木新城”。六本木新城(Roppongi Hills)完工後已經過了近兩年的時間,現在才稱呼“新地標”有點錯過時機(笑),但這我暫且不談。我生來是個“特別喜愛新穎的東西”的淺薄之士,所以六本木新城建成後不久,我利用回國出差的短暫時間去看過幾次。
六本木新城的中心大樓“森tower”裡有很多以“風險(venture)”企業為主的新興企業總部,現在因為Livedoor公司爭奪媒體經營權的問題常常成為頭條新聞,六本木新城仍然受到各方面的注目。新城裡邊還有高級住宅區、五星級飯店、世界名品店、高級餐廳、複合式電影院(cinema complex)、美術館等等,周圍街上還有各種各樣的藝術作品(雕刻),釀成相當蕭颯的氣氛……總之,六本木新城就是一種非常先進的現代式繁華地區呢。
其實對我來講,六本木本來就是“大人之街”。很早以前我上大學的時候,學生之間非常流行去迪斯科或俱樂部*7,我也跟同學們一起要“出動”到這些地方,不過可悲迪斯科或俱樂部的門票和裡邊的消費(雞尾酒和酒肴)非常昂貴,對工讀生來講是有點高不可攀的。而且那些場所門前大概會有“服裝檢查”,身裝黑服、打扮得十分前衛的門衛先生以極為銳利的目光來瞪了我們的服裝一眼,有時因為我們打扮得不到該店水平,被門衛拒絕入場。被他們拒絕入場,反而我們對六本木的憧憬越來越強烈,那時候我心裡對自己發誓,我總有一天要賺巨款一定要當六本木的居民! 哈哈……這是多麼幼稚多麼“snob*8”的觀念呢。簡直不像是大學生。
不過大學畢業後我幾乎不去迪斯科或俱樂部了,對六本木的那種有些幼稚的憧憬也逐漸地減少了。並且過了而立之年以後在我的目光裡六本木以不再是什麼“大人之街”了,反而有時會感到是個過於華麗的“年輕人之街”……這不就是我已經進入中年的證據嗎?


我這次從臺灣回國後,暫時沒有固定的住處,因為我前往臺灣上任時開除了自己的“住民票”,把它當做“海外轉居”狀態。辦好這樣手續,我在海外之間不用付住民稅呢。因此我回到日本以後就得找臨時住處,這就是我現在寫這文章的公寓房間。這間是叫做“monthly mansion”的短期性別墅,房費跟一般飯店相比相當便宜,甚至有時比一般公寓更便宜。東京這大城市裡到處都有這種服務,短期出差的公司職員、晉京高考的學生、重蓋房子的家族等等,有各種情況的各種人都會利用這個“monthly mansion”。
並且你可不可以相信,我這次租下來的房間就是在六本木,在六本木新城“森tower”腳下呢! 晚上從房間陽臺上抬頭看,就可以看到辦公室的燈光閃爍的“森tower”的雄姿。本來六本木附近的租房費達到天文數字,像我普普通通的工薪階層很難租下,可是短期之間住在“monthly mansion”那另外別的狀況了,我也可以成為“六本木住民”,我終於實現了多年來的願望啊! 哇哈哈哈哈!
――看來我真是個無以復加的正宗“snob”,無可救藥啊……(-_-;)。

*1:日本亞細亞航空公司

*2:中華航空公司

*3:長榮航空公司

*4:日語叫做「身贔屓 mi-biiki」。

*5:說實在的我每次看這篇隨筆,有時會感到有點別扭,可能是翻譯譯文的問題吧。

*6:他們目前擔任日亞航的“形象人物”,投影片就是他們演出的廣告片花絮。

*7:這個俱樂部並不是像臺北林森北路那邊到處都有的日本歐吉桑們的樂園,而是有舞臺有DJ的那種。

*8:類似於“勢力眼”的,作風明顯庸俗的人。以為自己很酷斃卻令人感到俗裡俗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