インタプリタかなくぎ流

“Might come in handy one day.”

鈔票雜感。

1
Fishさん的《雲淡風輕》網站有一個很搞笑的話題,她在台灣的火車站售票口要買一百塊的車票時不留神把一百塊人民幣擺在櫃臺上,被售票口的站務員提醒“妳這太多了,不用這麼多”。
的確台幣的鈔票一百塊很像人民幣的一百塊,特別是顏色,雙邊都是顯眼的粉紅色,除了表面的肖像這邊是孫中山那邊是毛澤東以外,從遠處看的確有點分辨不出來。
其實我也有類似經驗,從台灣剛回到日本,錢包裡混在一起的兩邊硬幣還沒整理好就要買自動售貨機裡的飲料,我無意中把十塊台幣投進去,結果被機器淘汰掉了。


2
一談到鈔票,我就想起剛到異國機場時的那新鮮且興奮的心情來。一般我們過海關後馬上到銀行的櫃臺兌換鈔票,第一次拿到的異國陌生的紙幣和硬幣都會感到很新穎,我每次被它們深深地吸引住。
美元很樸素。可以說是有點平坦無奇,印刷質量也看起來很難說是那麼精細,似乎令人感到“目前全球美元假抄那麼猖獗,是不是因為除了美元當前最強的貨幣這個理由外,還有它的印刷未免有點粗糙――有這種真相?”
歐元,我覺得很蕭灑、挺趕時髦。它們分別有紅、藍、綠、黃、紫等不同的底色,圖案採用歐洲各個時代典型建築物的一部分,如大門、水道橋、窗戶等。但聽說這些都是象徵歐洲文化的空想物,並非實際的建築。還有,歐元表面的圖案在使用歐元的同盟國之間採用共同的,但背面都由各國分別設計。因此遊覽在歐洲收集不同背面的統一面額鈔票也是旅遊之樂呢。
港幣很英俊。現在的情況我不太清楚,但上會去香港時港幣好像有兩種不同版本――“中國銀行的”和“匯豐銀行的”。坦白地講,中國銀行的港幣未免有點土氣,可匯豐銀行的港幣那獅子吐出著“港幣壹佰元”五個字眼的款式,我覺得富有魄力。
台幣很可愛。一百塊表面旁邊有“博愛”兩個大字的孫中山先生有點櫻桃小口,五百塊表面一起往上拋帽子的棒球隊少年們洋溢喜悅,一千塊表面看著地球儀的小朋友們看起來很聰明,可是唯一不太了解的就是旁邊的那位小女孩怎麼傻里傻氣地把顯微鏡筒插在鼻孔呢……(^^;)。
人民幣有一種獨特的風格。我曾經住在大陸時,一百塊人民幣還沒有換成Fishさん在車站拿錯的那張粉紅色的,當時還通用那張藍色的毛澤東、周恩來、劉少奇、朱德四位領袖的側面浮雕的。記得其他人民幣鈔票表面的圖案都是少數民族的男女,還有漢字拼音以及蒙藏維壯四種少數民族的文字等,真富有異國情調呢*1


3
你有沒有看過人民幣的“壹分錢”鈔票? 不是一分錢硬幣喔,是紙幣。隨著物價高漲,現在在大陸的市場上也幾乎看不到的這一分錢鈔票很像我們小時候玩過的那張「子供銀行券*2」,在淺橙色的彩色紙上有小卡車的圖案,顯得蠻可愛呢。
這可愛的一分錢鈔票我曾經在大陸旅遊時還比較普遍流通,比如座公共汽車買票時,乘務員小姐收錢後找回零錢,此刻偶爾有著“用一張五分錢鈔票來把五張一分錢鈔票包在一起的(很像是個藥包)”呀,“用一張一分錢鈔票來把九個一分錢硬幣卷在一起的(有點像在銀行裡常見的硬幣條)”呢。
這使我感到非常有趣,首先這個“立體性貨幣”一看就知道它就是“一分錢×5+五分錢”或“一分錢×9+一分錢”的意思,也就是說它們都能代表“一毛錢”。其次拿到這個“立體性貨幣”後誰也不懷著“從表面上看不到的裡面真的包有‘一分錢×5’或‘一分錢×9’嗎?”般的疑問,也沒有人特意打開來確認裡面。因為本來就是瑣碎的零錢嘛,誰會特意去斤斤計較呢。
我第一次看到這麼個“立體性貨幣”時就感嘆不已,覺得大陸人對貨幣的觀念多麼淡薄、多麼實際而現實。他們好像認為貨幣只不過是代表某些價值罷了,把貨幣徹底地看做價值的代替物。對他們來說真正要珍惜的就是用貨幣後所獲得的價值,並不太像我們日本人那樣看重貨幣本身。難怪有些日本人第一次去大陸的時候,對當地商店櫃臺的服務員把錢拋過來的動作乎會深深感到“文化衝擊”,但這也許不過是彼此對貨幣的觀念不同就是了。
壹分錢鈔票現在很難看到,何況貳分錢和伍分錢鈔票更是罕見的了。我手裡有曾經收藏的這些三種鈔票,貳分錢(淺藍色)的圖案是後三點式飛機,伍分錢(淺綠色)是汽船,我都愛不釋手。


4
我首次到大陸旅遊的那個時代,當地還在流通“外匯兌換券”。外匯券與人民幣其圖案或尺寸都很不一樣,那橫寬的款式又很別致,有獨特的風格。記得有一次,我在浙江紹興的火車站前要買當地名產紹興酒的時候,售貨亭的小姐不肯收我交給她的鈔票。因為那就是外匯券,可能小姐從來沒有看過這麼怪怪的鈔票吧。有了小小的爭吵後售貨亭的老闆跟她解釋所謂外匯券之為何物,她才把紹興酒賣給我呢。
如今當時我沒用過的美麗外匯券也列入在我的收藏品行列了。


5
談到人家的各種鈔票,最後我的歸巢本能讓我自然而然地談起自己國家的鈔票來,那是理所當然的歸結了(^^;)。
不過坦率地說,我看“日本銀行券”就難以消除有些沮喪的心情,我們國家的鈔票怎麼這麼古色蒼然,為何長得那麼過於嚴肅呢? 以深棕色或深綠色等為主的它們好像在7-11的“關東煮”或“茶葉蛋”鍋裡熬了一整天似的。
而且圖案除了流通量極少的兩千塊日元*3以外都是千篇一律的“偉人系列”,去年刷新的新日元鈔票也繼承了從明治時代以來連綿不斷的偉人圖案傳統*4,還不敢採用像港幣或歐元等那樣突破性款式。
可是……這樣我對我們工地的台灣同仁發泄了不滿,竟然紛紛受到他們的反駁。他們說“我們倒不這麼認為,我們覺得日元鈔票很精致、漂亮,且富有風格,大家都很喜歡呢!”
日語有句俗話說:“鄰家的草坪格外綠”。看來人總是想要自己沒有的東西……。
http://lady.tom.com/1003/1127/2004825-55277.html

*1:當然這些措施也許又意味著大陸官方的一種“綏靖政策”之側面,但我暫時不談這個問題吧。

*2:日語kodomo-ginko-ken。小孩玩“過家家”遊戲的時候使用的玩具鈔票。http://www.rakuten.co.jp/starkids/454772/471954/530554/

*3:圖案破例採用了沖繩守禮之門和《源氏物語繪卷》。

*4:而且其人選也令人感到十分遺憾,比如此次發行的新日元上採用了以黃熱病的研究而聞名的野口英世肖像,可是看他的傳記我們就可以曉得,他就是與詩人石川啄木並稱的明治時代獨一無二的放蕩家夥,花錢總如 “今朝有酒今朝醉”般的人呢。他此次終於成為“日元之貌”,這簡直是個黑色幽默。難道日本官方為了勸戒道:老百姓不要像野口英世那樣浪費金錢而採用他的肖像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