インタプリタかなくぎ流

“Might come in handy one day.”

豆漿油條。

喝純白的豆漿 是純白的浪漫 望著你可愛臉蛋 和你純真的模樣
我傻傻對你笑 是你憂愁解藥 你說我就像油條 很簡單卻很美好

――林俊傑豆漿油條

前天我為了參加會議座計程車前往高雄市一家飯店時,在四維二路*1路旁發現有家早餐店。店前顧客盈門,一看就曉得很受附近居民的歡迎。這家早餐店的樣子沒有什麼特別的,是個普普通通的小鋪,大家都在買包子或豆漿什麼的。可是比什麼早點更引起我注意的就是大鍋裡正在炸起來的熱乎乎的油條! 店前人行道上有座火爐,有可能是把油桶改造的,上面有個大鍋,一位歐吧桑正在忙於把炸好的油條一條一條地撈上來呢。
我透過車窗看到這整個情況僅僅是兩三秒鐘的時間就是了,可是那實在令人垂涎三尺的金黃色的棒狀油炸碳水化合物,我――又名「粉モノ好き*2」的我――怎麼能放過呢?
我曾經在大陸北方留學的時候,每天早晨練完太極拳後不是吃煎餅果子就是吃油條(再加豆腐腦或豆漿)。有些留學生好像怕它油膩,不太愛吃油條的人居多。可是對我而言,不吃兩三天的油條就會面臨戒斷症狀。我就跑到早餐攤位把四毛錢放進罐頭裡,用紙(因為直接拿就油沾在手指上嘛)拿一條剛出鍋的油條,一口氣吃掉。這樣我才緩過氣來,再轉到別的攤位悠閑地喝豆漿、吃燒餅或包子什麼的。
油條一定要趁熱吃,這是一個關鍵的所在。我們先得在油鍋前做好架勢,看準師傅從油中把炸好的油條撈過來就得下手,千萬不要猶猶豫豫的了。不然的話,你就欣賞不了那剛剛出鍋的、又脆又香的、表皮透明而金黃的“理想”油條。這種決心和timing有點像找對象時的某種覺悟。看準了,就得下手。
我猜測之所以我周圍的留學生不太愛吃油條,是因為他們根本沒有欣賞過剛剛出鍋的那熱乎乎的“理想”油條,是不是? 那當然的了,我也不太想吃那種擱了好久的、無精打彩的油條。這種油條咬也咬不斷,正像咬著橡皮帶似的。而且跟剛出鍋時相比,似乎變得更油膩一點,可真難吃了。
我現在住在高雄的郊區,公寓周圍沒有什麼特別的早餐店,因此我只好在7-11便利店賣麵包和紙箱豆奶,實在缺乏早餐應有的某種風格。這週末我一定要到四維二路的那家與我擦身而過的早餐店,嘗嘗豆漿和油條這個“黃金組合”。

*1:四維二路×廣州街附近。

*2:kona-mono-zuki ; 愛吃麵食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