インタプリタかなくぎ流

“Might come in handy one day.”

陶喆專輯面面觀。

太平盛世陶喆第四專輯《太平盛世》終於面市,聽說它包括“預購盤”在內的銷路相當不錯,已經開始登上各種銷售排行榜了。其實我也是個貢獻於提高該專輯銷售額的歌迷之一,發售專輯的隔一天就從我家附近的“五大唱片”買回來了。
據他官方網站的介紹說,陶喆把他之前所發表的三張主要專輯當做“三部曲”告一段落,並以這次《太平盛世》為另外新三部曲的起跑點。果然與上一次《黑色柳丁》相隔差不多兩年半的時間,在此我們可以看出陶喆拉滿了弓弦後,再瞄準著更高層次的音樂境界。
可是……我該怎麼講呢,其實我並沒有那麼明顯地感覺到此次《太平盛世》與上一次《黑色柳丁》之間的風格懸殊,這裡有搖滾,也有敘事曲,我們仍然可以享受到他一流的R&B。從這一點看,陶喆並沒有變,當然我說“沒有變”並不是不滿,而是一種“安心感”。但說實在的,到了現在我還是比較欣賞他以前頭髮長得很短,面孔又樸實而忠厚,還不免有些土氣(失禮!)的那個時候創作的幾首經典歌曲,如《普通朋友》、《小鎮姑娘》等等。
尤其是《普通朋友》,我第一次聽陶喆的作品就是這首,現在還記得當時在電視上偶然碰到這首時的一種衝擊。隨後我就模仿他唱這首歌,《普通朋友》成為我在“麥剋103*1”裡一定要點的拿手好歌了。不不,我不應該說“拿手”,其實我並不拿手唱《普通朋友》,因為該歌裡頭要用假聲(falsetto)的部分多得多,再說像陶喆那樣裝飾音特別豐富的超級歌唱技術,是我們一般歌迷很不容易模仿的。真是“♪我覺得自己好失敗〜,多無奈”呢。
這不只是我,也不只是《普通朋友》這一首歌而已。其他陶喆的歌曲一般都難以學會,跟我一起去“麥剋103”的朋友們也會認同這一點吧。可是有一次,我在台北南京東路衣蝶2前看過一位完全把握高唱陶喆歌曲的先生。他在衣蝶2前臨時開設的帳篷式迷你FM電臺播音室裡唱著《小鎮姑娘》,唱得非常非常棒! 他其動聽的嗓子和入神的表演已經到達“♪人們走過他的帳房,都要回頭驚訝的張望”的程度呢。我並沒有那種天份,只好在家裡跟著i-Pod的聲音哼著歌就是了。
另外,此次《太平盛世》裡有一首叫《愛我還是他》的歌曲,其MV給我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
這是發售這張新專輯的前一天在Channel[V]音樂電視臺開始播放的,就是一種比較特殊的――整片時間長達十來分鐘的――短篇電影式MV。聽說這篇MV的故事取材於張愛玲的小說《紅玫瑰與白玫瑰》,是在台北和上海分別進行拍攝的。
陶喆跟瞿穎、林可彤兩位女演員表演了沈湎與三角戀當中的男女生態。其中除了陶、瞿兩位的激情吻戲以外,我在片中隱隱約約聽到的鋼琴曲上特別感受到藝術上的某種靈感。那是法國印象樂派大師德布西的《貝加馬斯克組曲》第三曲《月光》,其富有抒情性且稍微憂鬱寂靜的曲調很適合於故事的情景呢。
上周末發售的首批《太平盛世》專輯並沒有附帶這短篇電影的光盤,以後有可能再發售的第二批“影音昇級版”裡頭會加送。希望唱片公司早期發售這種“Second Lot”,順便也希望到時發行的CD絕不要採用防拷措施。

*1:位於東京大久保的一家著名中文卡拉OK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