インタプリタかなくぎ流

“Might come in handy one day.”

川七。

川七今天下午我在家裡看書時手機突然鈴鈴響起,是台灣同事陳先生來電話的。陳先生是我們工地資探的安全主管,是已退休幾年的某家國企職員,現在幫我們日本企業負責工地的工安計畫什麼的。他說他正在開車快到我們公寓附近,麻煩你到樓下過來。我趕緊下樓等他,原來他給我帶來了一大包“川七”呢。聽說他在我們公寓附近擁有他家的“家庭菜園”,除了川七以外還有好多種蔬菜種在那裡。
對了,川七就是個蔬菜的名稱,我來台灣之後才吃上這個在日本罕見的蔬菜。它是長寬都在十公分左右,是個互生心形的肉厚葉子。我們在台灣的家常菜飯館點炒青菜時,除了空心菜和菠菜以外,川七就是比較普遍的選擇之一。我之所以比較喜歡川七,是因為它口感比較獨特,有蠻黏滑的口感呢。我本來非常喜歡這種黏滑的口感,因此其他的“黏滑系”如山蘇*1、落葵*2、埃及野麻嬰(Molohia)……無不喜歡。
今晚我炒了川七在晚飯桌上添個色彩。我先把川七泡在開水裡,因為它稍微有著獨特的澀味。把它撈上來後以香油跟薑絲炒炒,再加小魚干和破布子、醬油和鹽。嗯〜果然口感很好,咬起來感覺真不錯!

*1:口感滑嫩、清脆的一種山菜,其葉子尖端像蕨菜那樣卷起來的模樣使人感到特別可愛。

*2:日語叫做「蔓紫(つるむらさ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