インタプリタかなくぎ流

“Might come in handy one day.”

寒流來了。

南國台灣終於韓流,不,寒流來襲,過年前後的這幾天來,尤其是早晚的寒冷天氣讓我冷徹心底。雖說寒冷也不過是攝氏十幾度罷了,更不是像我以前渡過兩次冬天的大陸北方那樣零下十幾度呢。可是我這兩年多的時間一直泡在陽光明媚、溫暖宜人的南國氣候裡,曾經養成的那套沒把河塘結冰當回事的抗寒精神統統還給北方大地了。
但這也是不無道理的,因為從室內供暖設備的角度來講,位於南國高雄的我們房間本來並沒有特別的東西,當地人可能會說咱這地方根本不需要考慮這一方面。室內既沒有火爐又沒有暖氣,昨天禮拜天我穿著fleece外衣呆在室內。我雙手捧著馬克杯慢慢喝咖啡,嘴巴上還嘮叨“冬天既已到來,春天就不會遠了……”這種超老氣的說法。
如何舒適地度過冬天,北方的房屋還是比南方略勝一籌,暖氣也好暖簾*1也好考慮的都很完善。如果屋裡有暖氣,只穿一件T恤就可以輕松愉快地過日子。從這一觀點來看,室內供暖設備最差的地方就是像東京那樣非屬於北方也非屬於南方的城市。高雄雖然屬於南方的城市,可是對像這幾天來突如其來的寒流還是束手無策呢。
不,說什麼“束手無策”的好像只有我一個人,周圍的台灣同仁並沒有像我哇哇叫,在突然來臨的寒流當中,他們還是跟平時一樣過日子。
我本來是個怕冷的,昨天夜間我在床上就像蓑虫般裹在被窩裡,可是還是覺得有點冷,睡也睡不著。雖然這麼說我又不願意跑到“燦坤”家電專賣店去買電火爐,因為一般在高雄這麼寒冷的日子不會持續那麼久,希望不要持續那麼久。
我還是耐心等待春天的到來吧。

*1:日本小酒鋪門口的門簾也叫「暖簾」,可這跟大陸北方的暖簾一點都不像,其形狀與使用目的根本不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