インタプリタかなくぎ流

“Might come in handy one day.”

也說“(雄)敗狗族”。

我喜歡和女生一起用餐,這已幾乎等於我的愛好。
如果我寫出這樣,有人會覺得這家夥是一種老玩弄女生的花花公子,甚至有人會認為這小子人格上一定有嚴重的毛病。
不過我可以對天發誓,我不是色狼,並沒有什麼虧心之事,我要和女生一起用餐就是為了專心追求口福之樂,絕不是別的理由。因為按我個人的經驗來講,跟男生一起用餐實在乏味,很難享受到飲食樂趣。
首先,男生吸煙率比女生還高,而且用餐時吸煙的男生也多得多。不管是吃壽司還是吃法國菜,有人在旁吸煙就完蛋了,享受美味的同時被別人強制吸收二手煙,這是世上最最可悲,最無意義的事情之一,我覺得。當然女生當中偶爾會有吸煙的,可是她們大概持有起碼的禮貌,在男生面前用餐時一般不會噴雲吐霧。
其次,男生不懂味道。環視自己周圍,沒有一個像女生――喜歡在意大利餐廳裡談笑乾燥牛肝蕈(Porcini)與生牛肝蕈之別(by酒井順子女士)或願意向侍酒師先生學習超級托斯卡尼葡萄酒的特優年份等等――這種男生。他們吃什麼都千篇一律地說“好吃,好喝,還可以”,不然有時會跟我教訓一頓說“這道菜怎麼這麼小得太別致啊,而且價錢也不怎麼合算,幾乎沒有吃飽的感覺”……嗚呼,掃興得不得了。
第三,兩個男生在一家燈光昏黃、浪漫高雅的餐廳裡面對而座,互相凝視著桌上的鮮花和蠟燭或者窗外美麗的夜景,沒有什麼可談的呀! 如果是女生,她肯定會談起東京的夜景與香港的夜景有什麼不同,或者指著穿外的某處高興地說“那邊是不是「御台場」的彩虹大橋,這邊就是丸之內附近的「東京光典(millenario)」吧”等……真會增進食欲,酒喝得很香。
與此相反,如果是男生,他肯定會開始猜測從「御台場」到這座大樓有多少直線距離,或者指著穿外的某處裝出一幅通情達理的面孔說“最近街上到處可以看到藍色LED了,發明者中村修二先生的訴訟案件現在又是如何”等……真會使食欲衰退,酒醉後肯定會很難受。
說實在的,這次我的“東京行”當中,我每天晚上和不同的女生們一起用餐。她們都不過是我的舊友或學友,並不是女友,更不是情人。她們一半是三十歲代、未婚、沒有孩子的“敗狗族(負け犬)”,另一半是已婚的“勝狗族(勝ち犬)”(包括二十歲代。但她們都還沒有生孩子,所以晚上才比較有空),都對飲食有著旺盛的興趣和熱情,並且兼備幽默和風趣,真是話很投機千杯少。
現在回顧起來,過去的自己並不是這樣。過去我常在如新宿西口的「燒鳥(烤雞肉串)屋」或吉祥寺的「居酒屋」等地方跟狐朋狗友(當然是男的)痛飲一番。可是現在怎麼這麼不合彼此之間的feeling呢?
Jasmineさん在她的blog《++心模樣++》裡頭圍繞所謂“敗狗族”與非“敗狗族”的生活態度介紹自己的看法後說:

上面说的两种人生态度,究其实是在生活的情趣上花费的心思不同吧。这跟30岁的年龄无关,跟有没有小孩无关,跟结婚与否无关,关键在于自己对生活的投资。

的確是這樣。看來我的狐朋狗友們最近有點缺少自己對生活方面的投資,也許現在已經成為“勝狗族”丈夫的他們(也就是說全家擎天柱的他們),幾乎沒辦法把金錢和工夫花在飲食、打扮等生活方面吧。在這種情況下,像我這樣的“雄敗狗族”似乎顯得太自私、太貪於求快樂。
――這樣我跟我的男生朋友之間越來越減少接觸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