インタプリタかなくぎ流

“Might come in handy one day.”

它們為何要裝扮?

哇沙米我有一個毛病。不,實際上我有很多毛病,但其中最厲害的就是偏愛“渾身毛烘烘的東西”。不知為什麼我從小就偏愛酷愛“毛烘烘的”,因此我平時十分注意儘量不要接近玩具店頭。因為玩具店頭大概陳列著各種各樣的布娃娃,狗呀、貓呀、大象呀、熊貓呀,我一看到這些布娃娃,就禁不住發出“喏〜! 超卡哇伊〜〜!!”般的怪聲音,跟它們玩耍得如痴如醉。此時我這堂堂男子漢已經進入忘我的境地,幾乎控制不了自己。如果跟女友約會逛街時暴露出這麼個醜態,下次約會絕對沒有機會了,太危險囉。
對於玩具店我還能做些“危害預估”,可以儘量避免丟臉的風險,可是對於隨時會從巷弄裡跑出來的小狗或小貓,我幾乎束手無策。台灣的街頭,可愛得令人發出“喏〜!!”的小狗狗以及懶散得簡直令人四肢無力的“駄犬*1”(這也很可愛)怎麼這麼多呢! 我每次發現它們就像磁鐵吸鐵那樣被它們攏絡,無論如何非撫摸它們的頭、讓它們“握手”不可,很不容易到達目的地。
我們辦公室裡有位擔任會計的台灣同事,她兒子最近開始養小狗了。小狗名字叫“哇沙米(wasabi)”,是條正宗日本柴犬。同事在辦公室讓我看“哇沙米”的照片,我無意中喊出那個“喏〜!!”的怪聲音來。可是我看到一張照片時,心裡雖然還覺得它蠻可愛,可是同時另外別的感受在心裡頭。那張就是“哇沙米”穿著橄欖球衣的照片。
我雖然這麼偏愛“毛烘烘的”,可是另外我堅持著一個原則,就是我跟它們彼此之間的境界應該劃分清楚。比如,我還是不太喜歡看到人家與自己養的小狗狗親嘴,或者一直抱在自己的胸口一點都不讓它走路,或者給小狗穿上漂亮的衣服……等等。人家怎樣對待自己的寵物,當然我們管不了,可是我覺得這些行為還是有點反常,甚至有時變成一種虐待動物的行為了。
對於前兩者,我還可以理解*2,我只希望別在大眾面前公開這種行為就是了。可是最後一個,給它們穿上衣服,我還是想打上一個問號。
聽說最近台灣比較流行類似於“讓寵物表演時裝秀”的作法,前幾天的《聯合報》上也有了有關這種風潮的報導。報導說“專為狗兒與貓咪們所設計的服裝,款式可是愈來愈摩登了”,現在台灣已經有幾家可以訂做它們服裝的專門店。可是它們真的會那麼高興嗎? 這是不是只能滿足養主的虛榮心? 我看穿這衣服的小狗們一律顯示出“無可奈何”的表情,不知所措的樣子。
它們為何全身“毛烘烘”? 這就是它們的毛衣兼外套。它們的皮膚與人類不一樣,例如它們皮膚上幾乎沒有汗腺,它們的毛皮本身就擁有抗寒功能及體溫調節功能。如果給它們穿衣服就會失去這些生理功能的平衡,我們不應該像屋上架屋般給它們穿衣服。養狗的人如果忘掉人與狗之間的境界,把所有的精神與作法澆到它們的身上,跟嬰兒或小孩一樣看待,那就是一種不太健康的心態了,我覺得。
好了,我不該那麼嚴肅吧。不過假如冬天冷到零下幾十度的極寒之地那還算可以,至少在台灣的一般城市裡,它們根本不需要穿什麼衣服喔。希望各位考慮一下最能讓它高興而舒服的情況是如何。

*1:日語da-ken。一般指雜種的,平平凡凡的家狗或流浪狗。

*2:當然我本人不敢做這樣,這只能是溺愛,不好意思,我還是覺得有點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