インタプリタかなくぎ流

“Might come in handy one day.”

北京蘋果派。

這不是實際的照片,是我從網絡上剽竊過來的(對不起)。但大概是這種形狀呢。很早很早以前,大概是十多年前吧,我在北京西單遇到了一塊蘋果派。我的記憶有些模糊,可能我在一家副食品商店裡遇到了那個蘋果派,因為當時在北京市內還沒有像今天般那麼多的超市。在商店裡彌滿的瓜子或牛肉乾的五香粉味裡,竟然發現了洋味十足的蘋果派――這跟更早以前在上海街頭遇到的牛角麵包一樣給我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
這個蘋果派外觀比較樸素,好像是一種德國式「燒果子*1」。但我嚐了一口就驚嘆,非常好吃。如果是月餅或麻花等中式點心那不必提起,可我壓根兒沒想像過在北京城裡能享受到這麼個洋玩藝兒啊(^^;)。
不過後來我想一想,這也沒什麼可奇怪的了。大陸北方就是“麵食之邦”,北方人講究麵粉講究得非我們日本所能比。而且中式點心本來就有千層酥或蛋達等“派(pie)&撻(tart)”系列*2,大陸點心師也一定會拿手做派皮吧。
再說,大陸的蘋果種類也適合於蘋果派。我覺得現在在日本生產的蘋果過於追求甜味,因此像“富士”“金冠”等就是皆大歡喜的暢銷品種,像“紅玉”“國光”等傳統品種在市場上已經幾乎看不到了。“紅玉”等比較小顆的蘋果雖然稍有酸味,但經過加熱它的酸味就變成甜味,味道實在是甜美而芳醇的。大陸的菜市場上到處還可以看到這種傳統品種,它們還保持著蘋果原種的本來面目。
當時我買了這個蘋果派後就想喝咖啡了,但西單附近找不到能喝咖啡*3的地方,只好在路旁站著繼續吃蘋果派。
如今西單十字路口一帶已經面目一新,有了北京圖書大廈、地鐵站和站前廣場,還有購物中心*4。購物中心裡有星巴克咖啡,蘋果派和咖啡應該都很容易買到。但我在心裡還是有一種普普通通的“預測”――那裡的蘋果派可能沒有像十多年前的那麼好吃,不會令人那麼感動吧。

*1:一般指不帶奶油、慕斯、水果等等的蛋糕。

*2:這些點心或許有可能受到西式點心的影響而誕生的,其實我也不太清楚。

*3:不是雀巢的,而是“研磨沖煮”的!

*4:其實我這四年之間一次也沒去過北京,不知現在又改了怎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