インタプリタかなくぎ流

“Might come in handy one day.”

各位打起精神來吧。

今天早上我們施工所所長向全體日本同仁宣布道:“目前施工的進展情況很不錯,並且○○工區的施工已經告了一段落,因此為了慰勞各位的辛苦,公司今晚在高雄市內的‘割烹壽司店’舉行宴會,希望各位踴躍參加!”
聽到這一消息,我以像超寬帶1Gb/s下載般的速度觀察了各位的反應,大家一律顯示出“又來了”那種有些無奈的表情。這位所長人雖善良,但過與喜歡全體同仁團聚的宴會,常被他動員的職員們對此已經感到很厭煩。尤其今天是周末禮拜六,大家都有各自“週末娛樂計劃”。基本上我們工地每禮拜天只休息一天,因此對大家來講,禮拜六晚上就是無上寶貴的“花土*1“。
可是他們又不敢說“今晚有件事,我不能參加”。 畢竟身為公司的正式職員,怎麼能乾脆拒絕上司的這種善意應酬呢? 於是所長在早會當中提起了今晚計劃時,幾乎沒人舉手表示不願參加之意,可憐天下“正社員*2”心!
那我呢? 我不過是一介“雇傭兵”,是個被他們臨時雇用的翻譯人員。雇傭兵對主人的忠誠只在於任務中,甚至可以說惟繫在金錢上,free-lance之交淡若水。所以我敢舉手表示今晚不願參加宴會,因為今晚我有事要處理的,而且今晚我還要看緯來日本台的《料理東西軍》啊〜(笑)。
雖然這麼說,當然我平時並不是那麼冷酷心腸喔,公司(也就是我的客戶了)這樣應酬時,我大概都會受他們的邀請去參加宴會,很少有過拒絕的呢。但我今晚我真的有件私事,客戶也不會怪我吧。
早會結束以後,幾個年輕同事悄悄地告訴我,說:“我好羨慕你啊,其實我也不想去……”,其表情令人十分同情。我知道他們在異國辛辛苦苦地工作已經好久,承受著很大的身心壓力,禮拜六晚上就是他們惟一能夠舒解情緒的寶貴時間。
有點無奈。我也從前在幾家公司供過職,各位心情可以十分了解。那時我也跟現在的各位一樣,不敢拒絕上司的應酬。但你也知道,我們日本人就是束縛於“以和為貴”的傳統觀念的國度,這種觀念恐怕不會在我們這一代有生之年內通通改變,再說這種觀念也不見得都是舊弊吧。其實我改行下到自由行業的大海,其理由之一就是不太習慣日本公司裡頭普遍存在的此類“團體思考”。
打起精神來吧,年輕諸位。反正你們是這家在日本屈指可數的大公司的正式職員,就是已以束縛自由換取了優厚的薪水和福利啊。今後如果你能夠提職,順利昇到像“所長”那樣的崗位,那我希望你千萬不要照例發揮多餘的“照顧部屬精神”,打擾年輕職員他們的週末快樂計劃。

*1:快樂的禮拜六。在日語裡本來有“花金(快樂的禮拜五)”的說法。

*2:公司的正式職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