インタプリタかなくぎ流

“Might come in handy one day.”

愛憎多拿滋。

1
上陣子有一份報導:日本著名多拿滋(甜甜圈)連鎖店Mister Donut在台北天母開張了台灣第一家店台灣第一家分店在台北天母開張了,聽說連日顧客爆滿,店外總有很多多拿滋迷排成“長蛇陣”。
我從小就喜歡吃多拿滋,特別是多拿滋和黑咖啡的搭配,我覺得甜點史上無比的“最佳組合”。我非常想了解一下在台灣的Mister Donut裡每一種多拿滋的中文名稱是如何,於是在網絡上查查看,就發現了有關Mister Donut台北天母店的有些資料。
台灣Mister Donut的人們給多拿滋起了些這麼有趣而可愛的“芳名”呢。

  • 波堤/這可能是目前Mister Donut最暢銷的品牌 “pon de ring”系列吧。
  • 歐菲香/從讀音來判斷,好像是“old fashion”似的。
  • 六小福/六種不同的口味在一起……這一定是“D-pop”了。
  • 可羅/喔,這是“cruller”系列,是吧。
  • 法蘭奇/這很簡單,是“French donuts”系列。
  • 巧貝/這我不太了解。但是網絡上其他的報導裡可以看到“卡式達巧貝、巧克力巧貝”等字眼,可能是口感鬆軟的“yeast donuts”系列吧。
  • 果貝/“果貝”? 不是“貝果(bagel)”嗎? 但是Mister Donut又不賣貝果。這可能是“巧貝”的另一種,那麼裡面裝的肯定是果醬。

2
說實在的,我最近很少有與多拿滋她們的甜蜜幽會了。第一,人到了中年就容易發胖,不能像以前那樣常常與多拿滋們約會見面,其實現在我已經幾乎不吃零食了。這對我來說簡直是個翻天覆地的大變化,因為以前的我就是特別好吃零食的沙發土豆*1族。
第二,可能由於我過於沈湎於多拿滋的緣故吧,以前我患過一種食物過敏症。當時醫生指出,我的過敏源就是穀物,在我個人整體的夥食情況裡攝取小麥的比率太多。於是醫生暫時禁止我吃那麼多的多拿滋。事已隔了好久,現在我的過敏症差不多都治好了,但我還是不敢吃那麼多的零食,包括多拿滋。人到了中年(又來了),該守分寸才對
現在我大概每半年一次會有回國機會,所以我跟多拿滋的相會也是半年一次,應該說是與我比較合適的間隔吧。可是Mister Donut已經向台灣開始進軍了,不久的將來高雄也一定會被“她們”攻占。我盼望著,但另一方面又恐懼著那一天的到來。



照片摘自:FOOD.TARCY網站(http://rocling.iis.sinica.edu.tw/~eddie/Tarcy/ePaper/

*1:“couch potato”。在台灣是不是該說“沙發洋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