インタプリタかなくぎ流

“Might come in handy one day.”

時代錯誤。

反戰運動、反公害活動、政治家的後援會,或謀求整頓社會制度,如主張男女同權、嫌煙權等等……你有沒有參與過這些“市民運動”或公司裡的工會等活動? 如果有,那你一定會看過這些團體或小組發行的諸如“機關誌”“○○通信”“News letter”此類的定期刊物吧。
你看完這些刊物後,心裡有了什麼樣的感想? 我相信,除了極小一部分的“例外”以外,你對這些刊物肯定覺得枯燥乏味,看完後沒什麼留在你心裡的,或者沒有值得玩味能活用在今後自己生活的。
為什麼呢? 我想其原因與這些刊物的版面設計有一定的關係。
這些刊物不外乎沒有講究版面設計,全頁都是小號文字密密麻麻,很少有插圖或照片。文章生硬難讀,文意表達不清,似乎不免懷疑到底這份刊物發行者真的希望把自己的意見傳達給別人看嗎?
對了,這些發刊物根本缺乏“怎樣傳達給別人”這種最起碼需要的思考。根本不去考慮讀者的方便,從發刊物本身的意義來講,真是不可思議的事情。
我以前從事出版社的美術編輯的時候,有時會擔任這些規模較小發刊物的版面設計。有一次我有機會以觀察員(observer)的身份參加了某家公司工會“機關誌”的編輯會議。當天他們討論的議題就是“如何進一步推廣工會的活動,獲得更多的讀者(這就意味著如何將一般員工“組織”起來。)”。大家意見都已一一擺出來,討論似乎陷於瓶頸的時候,主席要我發言,於是我以編輯人員的觀點直截了當地提出一些建議,如版面設計有點過時、文章論點過於艱澀、在措詞用字上“阻止”“粉碎”“斷固(“堅決”的意思)”等生硬的說法過多。
我看這本“機關誌”的“文體”就是千篇一律,實在太生硬而太過時,他們甚至會寫這樣標語:“原發斷固粉碎(堅決粉碎核電站)!”。嘿嘿,你最好不要“粉碎”核電站,其後果太難堪了。
然而,我所提出的這些建議卻遭受了他們的冷遇。他們有點瞧不起地對我說:“你這個設計師先生說得也許是對的,可是正義在於我方,我們的主張根本沒有錯誤啊。我們哪有必要把自己的主張為了討好一般民眾而打折扣? 人家了解不到我們的主張不是我們的表現方法有缺陷,而是他們的了解能力有問題!
我感到非常無奈,也感到有點憤慨。工會的“運動家”們頭腦怎麼這麼死腦筋,這樣怎麼能“發動”廣泛群眾,進而獲得他們的支持呢? 我真想批評他們的毛病,但是看到他們夜郎自大的作風,最後還是不趕說了。
他們知不知道現在到底是什麼時代了? 我本來是想向他們這樣說的:“勝負已經很明瞭了。你們的‘敵人’――也就是雇主肯定做出比你們更深入的研究,他們非常懂得如何把自己的看法傳達給廣大群眾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