インタプリタかなくぎ流

“Might come in handy one day.”

又見村上新作。

“大陸版の『ノルウェイの森』。細品村上春樹推出的新作長篇小說《After Dark*1》後,別有一番滋味在心裡。這個感受可以說是一種困惑,更具體地來講,“村上春樹到底往哪裡去? 我差點跟不上呢〜!”有這種說不出來的焦躁情緒。
這本書的封帶上有這樣的宣傳句子。“從《且聽風吟》已過25年,村上春樹向更創新的小說世界又邁出了一步。”――看來編輯人員也對這篇新作感到困惑。
從處女作《且聽風吟》經由《世界末日與冷酷異境》《挪威森林》《發條鳥年代記》到《海邊的卡夫卡》,這二十五年來我一直是村上春樹的忠實讀者。但坦白地講,這十來年之間他作品的風格有很大的轉變,有時沈潛於幽暗陰沈的深淵裡,有時闖進妙想天開的平行世界中。在千禧之年發表的《神的孩子都在跳舞》是“深淵”,而兩年前發表的《海邊的卡夫卡》是“平行世界”,那新作《After Dark》呢……是“深淵”。
因為這部小說該屬於“中篇”,故事情節比較簡單不那麼複雜,所以我不敢一一描寫細節,怕使未讀此篇的村上迷掃興。我相信不久會譯成中文版吧。
只有一點我要提起的是:主人公小姐是個學習北京話的外語大學生,故事裡出現北京話→日語的口譯情節。故事裡還出現偷渡來日的“大陸妹”以及管理她們的黑社會“哥們”。除了這些與華人社會有關的情節以外,好像故事的舞臺是東京數一數二的繁華街澀谷附近,我從前在澀谷工作過、遊蕩過好幾年,因此感到特別親切。
《After Dark》可以說是一種“實驗小說”,村上迷的評價肯定會是褒貶不一的。但至少我個人而言,村上還是村上,除了他以外其他作家絕對不會開拓這種小說世界,我覺得。
回顧起這幾年,剛出版《海邊的卡夫卡》的時候我把這本書放在行李裡單身到台灣來上任。現在我又讀到村上春樹的新作了。他的長篇小說幾年只有一次發刊就是了,這麼一說我出國後已經看了兩本村上新作了……這段時間可不短喔。

*1:著名翻譯人員賴明珠小姐暫時把它譯成《入夜之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