インタプリタかなくぎ流

“Might come in handy one day.”

高雄市建國二路某某巷某某號。

underground1位於台鐵高雄火車站前邊,有條路叫建國路。從大廳出來,以火車站為背景往左轉,就是建國二路,又名“電腦街”。這裡就是高雄的“秋葉原”或“中關村”*1。在電腦街上往東走走,路旁有好多電腦專賣店或電氣零件銷售店,街頭還有一些銷售遊戲軟體、漫畫本、DVD、VCD、唱片等“次文化(sub-culture)”商店。
對了,事先我得跟各位提醒一下,我現在要向各位敘述的是屬於極為敏感的一種“機密”,看完這篇文章以後,請你把這話從你的腦袋裡通通排乾淨,不要留下任何痕跡。當然也不許把這篇文章拷貝下來那不用說,更切記發表在其他網頁也“御法度*2”喔。
underground2言歸正傳。那是一個非常悶熱的夏天晚上。我跟幾位同事在高雄繁華街痛飲狂歡,結帳時已經九點半左右了。我欲乘車歸去,又恐同事再邀,謝絕不勝煩。果然同事們看來還不太喝夠的樣子,則說:
“時間還早吧,明天反正禮拜天,咱們再找別的酒館,或者去‘日式俱樂部’吧,‘俱樂部’!”……啊〜又來了。
“我已經喝夠了,再也喝不下去了。再說我們哪有需要把大款奉獻給‘俱樂部’的小姐們,這等於把我們的辛苦的代價乖乖地轉換為她們的‘戰斗衣*3’或普拉達提包、費洛加蒙潘普鞋什麼的,我不去!”
“嘿嘿,錢哥,你別這樣不風流了〜。那這樣吧,提到風流,那咱們稍會溜達溜達去建國二路吧,好不好?”
“去那條電腦街嗎? 幹嗎?”
他抿嘴一笑:“到了你就曉得了。走走。”
我還是面帶有些懷疑,跟著同事們到建國二路去了。
我們到了一家商店門口,這家雖說看起來是雜貨舖或舊書店,但店裡貨架上幾乎沒有商品,顯得格外怪異。店裡只有一位中年先生座在鋼管椅上看著電視呢。在此,同事舉止十分熟練,進入店裡偷偷地遞了個眼色,鋼管椅先生站起來把後邊的書架往裡推開。哇,裡面竟有通到樓上的秘密樓梯。這很像間諜電影裡頭的典型鏡頭,蠻有黑色浪漫啊!
underground3到了樓上,嚇得我一愣,二樓有點空曠的房間裡有七、八位男生,有的年紀較高的歐吉桑,有的看起來還不到十八歲的高中生,好像他們都是這裡的“常客”。房間中央有一張巨大桌子,上面放著很多大型文件夾。文件夾裡有好多照片和其編號……原來這裡是銷售盜版A片光碟的地下販賣站。即使位於大樓的二樓,但這裡還是“地下”了,因為銷售盜版光碟就是違法的,何況銷售盜版A片呢。
這家的銷售系統是這樣的:顧客先看各本文件夾挑選自己想買的光碟,並把其編號抄下來。然後把寫編號的紙條教給櫃台的大哥。大哥向顧客告訴“○月○號請你再來。”,這樣就成交了。可能他們利用這幾天的時間把顧客指定的光碟原版燒成拷貝碟,賣給顧客。我在那裡略一過目,“光碟型錄”文件夾一共有幾十本,其中各種各樣“嗜好”的A片“應有都有”。
坦白地講,我心裡有點不妙了。我雖性本並沒有那麼高潔,也不排除性感之趣,但我不太喜歡看這種A片。不,這不符事實,好,我說實話吧。老是說,從前看A片看過好幾次,甚至有時“看得過癮”。但至少可以發誓,我從來沒有買過這種盜版,總是從像GEO那種影視出租店借過來看,或者親自花錢購買看*4。這是從前從事過編輯工作的我保留在胸膛的一絲絲良心。因為出版行業最大的仇敵就是盜版!
underground4我的同事們好像訂了一些光碟,跟櫃台大哥商量價錢及交貨日期。他們平時幾乎不會講國語,發音不準、吐子不情,總是結結巴巴的。我根本不明白他們只有這種方面怎麼能發揮如此驚人的溝通能力呢? 他們究竟是在哪裡得到這家地下販賣點的消息呢? 真是“有志者事竟成”,老天不負有心人*5
出店時,櫃台大哥讓我們走另外別的樓梯下去。從樓裡出來後我們走了大樓與大樓之間彎彎曲曲的狹窄路,跨過幾條小水溝和排水管,彎下腰去鑽過曬洗的衣服,總算回到建國二路……不不,建國二路旁邊的另一條街上了。
因為那天晚上我有點喝醉,所以現在我已經記不清那個“地下”店在哪裡。如果你有興趣,在建國二路上找一下貨架空蕩蕩的詭怪商店。你試試把“有志”的眼色遞過去,或許他會給你打開通到內部的秘密之門。不過這一切都得你自己負責,萬一那家並不是“地下”店,你被老闆挨罵也可別怪我啊。更何況,對方萬一是個有志的“同志”,被他誤解你眼色而造成某種不妙的情況,我與此根本無關喔!

*1:不過其規模比這些名街還小。

*2:是日語“不准、不允許”的意思。

*3:就是陪酒是穿的漂亮衣服啦!

*4:……嗯〜看來這沒什麼大不了,好像不必聲張宣揚的。

*5:是不是用得不太妥當(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