インタプリタかなくぎ流

“Might come in handy one day.”

我的吝嗇與大方。

特売のチラシはみんなだいたいこんな感じだ。我自認為是個比較大方的人。我不但不信任何宗教,也不太信“計較”,因為我覺得“人生有得必有失”,有失也有得。我這樣寫著,顯得人品比較高潔,其實沒什麼大不了的,我就是個懶漢,懶得去一一計較罷了。
可是我以前的老婆就不是這樣。她雖然不是吝嗇,但很會節省、會省錢,每天早上她首要任務就是收集夾在晨報裡頭的超市廣告單,比一比判斷今天哪一家的蔬菜最便宜,哪一家有特賣甩賣狂賣日用品如衛生紙或保鮮膜什麼的。她一旦看準了今天一定要“攻陷”的特賣品,就立刻動身“下勺子”,不嫌遠路跑一趟高高興興地奪回“戰利品”來。
我有一次提出過意見:你這樣“蔬菜買在這一家,衛生紙買在那一家”地跑來跑去,卻要花更多的時間,甚至你有時座公車(公共汽車)特意跑到較遠的超市去,這反而會亂花交通費,結果不是已經失去了狂追特賣品的意義嗎? 她對我的忠告根本不理睬,對她來講,若不小心買到比其他超市貴一點的東西似乎等於受騙似的,連一塊日圓也不能賺給人家。
我基本上贊同她的看法,也很佩服她鞏固的經濟觀念,我們並不是大富翁,該能省錢就省錢。不過我也有時想蕭灑一點,在生活中添上多彩的一筆,想嘗嘗「紀伊國屋*1」的“德式蘋果派”或「成城石井*2」的“特製燒布丁”,而不想老吃「蒙特山崎*3」的蘋果派或三個包在一起的“固立果小布丁*4”。你說這是過於假充斯文(snobisme)嗎?
還有我們上街看電影時,她不允許我直接到電影院櫃臺買票,非先到「大黑屋*5」找找該部電影的預售票不可。因為預售票一般比當天票便宜三、四百日圓,按她的說法“買當天票的家夥就是頭號大傻瓜”。
ハンス・ウェグナーのYチェア。今となってはあまりにもベタな買い物だったと思うけど。因為我懶得去一一計較,所以有時花錢非常魯莽、不顧前後。這並不是像“老江戶人”那種今朝有酒今朝醉的心態,不過是抑制不了購買衝動而已。很早以前,我剛成家的時候,不知為什麼突然想買丹麥設計師漢斯‧韋格納(Hans J.Wegner)的經典名作“Y形椅”,而且當時我竟然將這把價格不低於六萬日圓的高檔椅子以分期付款買了四把。然後我跟她離別時其中三把自暴自棄地免費送給我的朋友! 看我的,我不是很大方嗎?(←可能有人會指出:這並不是大方,而是缺乏正常的經濟觀念! ……我無可反駁。)
當然我現在已經幾乎改善了大方……不不,浪費的毛病。現在我正像即將要迎接冬天的松鼠一樣,勤勤懇懇地勞動,老老實實地存錢,已經從“大方教”改信“計較”了。
不過我說“幾乎改善了”,是因為我每到週末就打開一瓶進口紅酒或白酒來輕鬆輕鬆,這是辛勤勞動了一週後給自己的獎品,這個嘛,我比較堅持不肯讓步。

*1:不是那家著名連鎖書店,而是像英國“馬沙百貨(Marks and Spencer)”或“薇柔(Waitrose)”那樣的高級超市。

*2:同上。

*3:Monte Yamazaki

*4:Glico Pucchin Pudding

*5:銷售各種二手票的連鎖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