インタプリタかなくぎ流

“Might come in handy one day.”

急躁情緒。

昨天我看電影《搖滾教室》的時候,座在我旁邊隔一個席位的一位小姐輕輕地拍拍我的肩膀,說:“先生,你小聲一點好嗎?”。原來她覺得我的笑聲過於大,好像刺激她的神經似的。但是我也覺得有點難過,因為我們看的是非常搞笑的喜劇,電影院裡爆滿的其他觀眾都在捧肚大笑,而並不是我一個人在笑呢。真叫人納悶!
我不得不反駁,說:“這可不是喜劇嗎? 我看喜劇發出笑聲也是不得已啊,難道你說不許我笑?”
這位小姐已經回到自己席位完全不理我反駁,緊閉這嘴,一置把眼神盯在銀幕上。沒辦法,我在也不追求她,但從此以後我電影看得有點不對勁,因為要笑還是意識到那位小姐,非常緊張啊!
其實我可以承認我的聲音比別人大一點,而且有點亮響一點。這是我年輕時由於演出話劇上的需要受過發聲訓練的緣故。但我從來沒有被人家指出過看喜劇時的笑聲過大。我深深地反省不知過去有多少個人覺得我的笑聲令人不耐煩,並他們又不敢對我直接指出這一點(因為我長得非常嚴肅……)。
不過同時我想像那位小姐心裡到底有何種壓鬱。因為觀賞像《搖滾教室》這樣搞笑而令人振起精神的電影還是不夠痛快,反而覺得別人的笑聲很刺耳,是多麼地不幸呢。
歹勢啦,小姐,最好你下次心情比較舒暢時再來欣賞吧。看喜劇還是大笑好,我覺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