インタプリタかなくぎ流

“Might come in handy one day.”

嘟嘟噥噥,我的虛榮。

從過去到現在,很多人對我異口同聲地說:“你的外貌過於嚴肅”。訪問別人家,家裡若有兩、三歲小朋友,看了我的臉後,他(她)肯定會哭起來。與我初次見面時大家大概會問:“你一定喜歡體育運動吧? 是什麼? 柔道,是不是?”。拜託,哪有呢!
因為我面孔很嚴肅,所以每次去剪髮需要特別注意。頭髮絕對不要剪得太短,如果太短,甚至短得像高倉健先生那種“山本頭*1”,就完蛋了。這簡直雪上加霜,嚴肅得已經到達令人流鼻血程度。太恐怖! 連我自己也不想看鏡子了。
因為我面孔很嚴肅,所以各種制服對我非常相稱。上小學時的白色襯衫和黑色短褲,初中、高中時的軍服般立領制服,還有西裝套裝、工作服、話劇表演時所穿的唐裝、長袍、甚至到紅衛兵服裝,八九不離十都會十分相稱。我只有穿制服時能夠受到“很英俊!”“帥哥!”等贊語。
因為我面孔很嚴肅,有時引起誤會。工作中我對同事提出建議、做出指示或批評某些作法時,可能我說的話語在加上嚴肅面孔,從總體來看已經釀成一種“壓制感”。即使我本人根本沒有威脅別人的意思,可是對方有時覺得要求太過分。因此引起一場糾紛:“你怎麼這麼不講禮貌,待人再和藹一點好不好!”“我並不是這個意思啊!”……。
啊〜如果情況允許的話,我真想動矯形手術來改變我的面孔。但不是身體髮膚受之父母,不敢毀傷孝之始嗎? 我現在已經十分不孝順,不敢再加重一層。從前有人跟我提醒過:“不妨你試試穿顏色比較淺淡的衣服。也許會長得稍微輕鬆一點” 。
謝你建議,但不好意思,這可不太行呢。因為我長得與制服相當相配,反過來講,我和休閑服相當不相配! 我真不想每到百貨商店自動扶梯旁,看著自己土里土氣的樣子而唉聲嘆氣。啊〜真是進退兩難。

*1:在台灣,短短頭髮的平頭叫做“山本頭”。有人說其來曆就是過去日本海軍山本五十六元帥的髮型。是真的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