インタプリタかなくぎ流

“Might come in handy one day.”

內憂外患。

世上有些人同時可做兩件事,如邊聽音樂邊寫文章或一面聽著收音機一面做作業。這種人,日語叫做「ながら族」。我完全缺乏這方面的能力,絕對做不出邊聽音樂邊寫文章這種勾當來。比方說,每天寫這份“部落格”日記時,我的房間裡就是靜悄悄的,只有電腦及空調風扇的嗡嗡聲。
連寫得比較輕松的日記時就是這樣,何況做筆譯時呢。聽說部分專業筆譯人員為了調和緊張氣氛而放鬆自己的身心,屋裡放著休閑音樂等BGM,埋頭於筆譯工作。可我個人而言,那是怎麼也辦不成的超人絕技了。
說實在的,我每天做筆譯工作的工地辦公室,與我理想的工作環境相距十萬八千里。室外有很多不同的噪音,這理所當然了,這裡不就是“工地”嗎! 空壓機的引擎聲、大型打樁機的打擊聲等遠近錯雜,吊車、吊卡車、推高機、貨櫃車等等來來往往,無一不干涉我斟酌詞匯的。
我們工地不儘“外患”不斷,還有“內憂”不止。內憂就是部分台灣同仁的聊天。我這樣批評同仁,可能有點太那個了,但是的確有些同仁私語太過分,喋喋不休地說個不停。我有時實在忍不住,不得不戴上耳塞拼命地把精神集中在翻譯稿上,可是幾乎沒有明顯的效果。
是到如今,我在這裡工作好久,慢慢習慣於這裡富有“野趣”的環境,已經不那麼輕易叫苦了。反正我作為翻譯人員還是個初出茅廬,這也可以說是一種“修行”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