インタプリタかなくぎ流

“Might come in handy one day.”

愉悅幾時有? 把酒問青天。

上週週末與工地的同仁一起到台東縣知本泡溫泉。可惜整天毛毛雨下個不停,但遊玩於台灣東邊山清水秀,平時被壓抑的精神得到一點舒緩。
第一天早上出發不久,大巴士內座在我旁的一位同仁悄悄地問我:“老錢,「ありがた迷惑」中文該怎麼講呢?”
我覺得有些怪異,回答:“應該說是‘令人難為情的好意’吧。可是,你怎麼想知道這個?”
他有點無奈地說:“因為這回旅遊不就是這個嘛!”
我立刻理解他的無奈,因為我從前在公司裡扮演白領族時,也有過同樣的感情。在日語中,這種公司裡舉辦讓全體人員一起去旅遊叫做「慰安旅行」。說是「慰安」,但被「慰安」的其實並不是普通職員,而是高級職員。因為在公司裡負責計劃或舉行這種活動的都是層次最低的普通職員,這是開天僻地以來永遠不變的老規矩。這一角色日語叫做「幹事」。「慰安旅行」本來意義是為提高普通職員的福利而舉辦的,但實際上,其內幕就是下級款待上級的另外一種外部表現形式而已。
我以前在出版社工作時,擔任過幾次「幹事」。那家公司總經理在「慰安旅行」的形式上特別講究一種“懷舊感”,因此對我們「幹事」要求仔仔細細的「様式美」。
在老板頭腦裡,典型的、傳統的、富有格調的「慰安旅行」就是如下:
首先,旅遊的目的地必須選擇為離東京較近的溫泉名勝,如箱根、湯河原、鬼怒川等等。絕對不能選擇諸如“北海道浪漫三日游”、“韓國烤肉四日游”此類的過於時髦而會受年輕職員歡迎的計劃在案。
其次,在旅遊所有的細節以「全員参加」為宗旨,不管你願意不願意,騎腳踏車(自行車)遊覽也好,參觀“小人之國”那樣的主題公園也好,凡是所有的地方都必須一齊行動。絕對不要採取「自由行動」那樣過於個人化的“民主”措施。
第三,晚宴必須在溫泉旅館的日式大廳裡舉行,鋪滿榻榻咪的柔道場般大廳裡,左右雙邊分別把小飯卓*1擺成一排,好像譲全體職員勉強參加集體相親似的。前邊幾個小飯卓在兩排之間擺著朝大家的方向,總經理、副總經理、編輯部長等等幹部座在這裡。與幹部們正好相反的方向有個較挨的舞臺,招藝妓歌舞。
舞臺上的表演節目首先不外乎是傳統的日本舞蹈,但隨著酒宴的進展,幹部們對墨守傳統的看法有所緩解,一定會向年輕職員要求披露各自拿手的技藝。這樣一來,我們不得不跟同輩同仁一齊表演“糖果三姐妹”的《年下之男孩》*2什麼的。這裡一點都沒有酒宴的愉悅呢。總之我們年輕職員每到「慰安旅行」的時候都會抱怨:連在旅遊時也得拍上級馬屁,還不如在家裡向老婆孩子服務!
幸虧此次「慰安旅行」上我的立場於過去很不一樣,比較輕鬆愉快,儘情地享受旅遊之樂。因為這回我並不是「幹事」,也不是這家日本企業的正式職員。旅遊過程中並不許要把提薪或提級掛在心上。這是我邁入自由行業以後感到極為痛快的事情之一。

*1:日語叫做「お膳」

*2:キャンディーズの『年下の男の子』。勝手に訳しま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