インタプリタかなくぎ流

“Might come in handy one day.”

癖性。

有一句日語俗話說:世上沒有沒癖性的人*1。當然我也有癖性,而且我的癖性不限於七個,屈指算算,十支指還不夠。在口譯工作中,我的癖性就是「冗語(多余的詞)」多,譯出前的「えー」「あの」等等聲音。我已經意識倒這個癖性,努力減少「冗語」,不過目前還不能說完全改過來。
身體的動作上,也有癖性。我在思考某些事情時,比如筆譯當中想來想去考慮斟酌詞匯時,不知為什麼總是咬著食指肚。一般有人在考慮時撫摸著下巴,或著手指輕輕地掛在下巴,這是常見的。不過我是咬食指肚的,而且左右皆是。因此,我的食指肚早已失去光澤,皮膚有點粗糙而略覺僵硬,好像長出筆繭似的。這是完全無意識的動作。我以往試圖糾正好幾次,不過都沒有成功。
還有一點,我吃飯吃得非常快。不管是自己做的家常菜還是精緻的法國菜或懷石料理,都簡直是狼吞虎咽,總是大口大口地往喉嚨裡塞。我也深深了解到這是不怎麼文雅,但是我無法糾正。以前我朋友的母親評論我,似乎很稀奇地說:“有點像如今極為罕見的「缺食兒童」”。啊啊啊,我怎麼會這樣呢? 我實在羞地無地自容……。

*1:なくて七く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