インタプリタかなくぎ流

“Might come in handy one day.”

“畢哥”。――3

我匆忙站起來,難掩臉上緊張神色。“你好,我是○○新聞的。不久前東京國際電影節舉辦之際,中國政府突然宣布所有中國影片推出影展。請問對此您有何感想?”
事情是這樣。《西藏七年》是那年東京國際電影節的特別招待影片,但中國政府認為該片就是美國“反華勢力”大肆渲染西藏問題的“毒草(^^;)”, 提出坑議決定推出影展,並採取了跟亞諾導演及畢彼特等該片相關人員一律不簽發簽證之措施。
――我簡直無法理解中國政府怎麼這麼死腦筋。想一想,本來當時中國政府出展的是像《尼瑪的鳥》等極為minor影片,即使採取這種強烈措施表示自己的立場,也幾乎沒有實際威脅效果,反而使連本來對西藏問題不敢興趣的一般人也理會到此問題存在,不是更會引人注目嗎。結果這種行為統統有利於推廣《西藏七年》呢。這種官僚作風真的無藥可治。
畢彼特非常誠實地答復:“我們《西藏七年》這部電影並不是敵對中國政府的,此次中國政府的決定真令人感到遺憾。”畢彼特給我答復時一直盯著我,不知歐美人說話時怎麼這麼目不轉睛地盯住對方。別,別這樣了,不要以這麼有些粗野的目光猛抓我的心臟……(痴心妄想)。
他接著說:“人總是會搞錯誤的、會失敗的。但我想,作為人起碼重要的就是犯過錯誤後馬上誠懇地認錯而立即改善。”喔〜畢哥,你可真厲害,你並不是那麼無主見無信念的通俗偶像,不愧是好萊塢影帝!
記者招待會結束後,我們轉到攝影棚開始Photo session,但電影公司經紀人跟我們媒體宣布:“出乎我們的預料,今天希望參與Photo session的媒體非常多,有上百家。因此我們不得不採取以下措施,請各位多多協助:一、參加Photo session的攝影師各家媒體只限於一位;二、全體分成兩個班,然後抽一下簽,按照簽條上的編號順序,請選擇自己最喜歡的拍攝位置。”
我又緊張起來了。因為我並不是專業攝影師(我們公司沒有預算專顧攝影師),今天沒帶來像周圍各家媒體攝影師拿著的那樣三角架或A形小梯子,萬一抽到後邊編號那不得不站在後邊拍攝,那就無法拍攝畢哥的“尊顏”了。我提心吊膽地抽條簽,然後開個簽。――“怎麼會!?”
我抽到的是“六號”。我歡天喜地,腦海裡浮現出一個邪念,要是把這條賣給抽到較後編號的大媒體攝影師,到底能賺多少錢……。(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