インタプリタかなくぎ流

“Might come in handy one day.”

“畢哥”。――2

採訪當天,我座計程車直到東京虎之門的大倉大飯店,停車後飯店的服務員馬上走近車旁,給我優雅地打開車門,我有點緊張:
“喔…喔,不好意思。”
再走進採訪會場的宴會大聽時,服務員又有禮貌地對我講:
“先生,您的大衣可寄存衣帽間。”
“啊,是嗎? 那、那就拜託你了,謝謝……。”
――我左手左腳、右手右腳一起走路,搖搖晃晃極不自然。因為我第一次走進這麼頂級飯店了,心裡的恐慌難以掩飾。
宴會大聽裡記者和攝影師爆滿,肯定超過五百多個人。占據在最前邊最接近演講台的一排的是在電視上演藝節目裡看了熟了的各位著名採訪人*1。台上還有當口譯的戶田奈津子女士。
過了一會,尚積葵斯亞諾導演和畢彼特進來了,大廳裡各處女士們掀起較小的歡呼聲。但演講台裡我非常遠,我幾乎看不清他們的表情。
開始採訪時間了,最前排的演藝採訪人們機關槍般搶先提出無關緊要的問題:“你對日本的印象是如何?”“聽說你最近有了女友,到底是什麼樣的千金?”,這跟這部電影有什麼關係呢,真無聊極了。甚至有人蹀蹀不休地講出難以判斷提問還是感想的發言,被戶田女士告戒“您到底想問什麼?”,又有人衝破警衛的阻攔跑到畢彼特前邊,用撒嬌的口吻說:“能不能看一下我寫的詩?”,到底想幹嗎呀你,真不懂禮貌啊。
好的,事到如此,我也參戰這場熱烈質問提出一下正經無比的問題吧,“嗨,嗨!”
“下面呢……,好,座在後邊的那位穿著tweed jacket 的先生!”
――我根本沒想到戶田女士真的指著我。我從來沒有珍惜過我這個濃眉大眼的、使人差點流出鼻血的過熱面孔,但如今我卻深深感到父母之恩,因為它竟這麼地引人注目呢!(待續)

*1:梨本勝先生那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