インタプリタかなくぎ流

“Might come in handy one day.”

偽撒哈拉的故事。

去年初夏,正好像現在一樣開始炎熱的時候,我因有急事一個人座計程車從海邊的工廠到高雄去。離開工廠大門不久,車子就開進河邊的一條路,開始逐漸地加速了。計程車司機對這裡的地理很有把握,他知道這條路上幾乎沒有紅綠燈,跑這條路就可大大節省時間。
車上有空調,覺得很舒適,我想稍微打盹一下,那瞬間,我在河岸上看到某種極不尋常的“東西”在跑。它竟是個子高高的,胸膛挺直的,腳又細又長的――鴕鳥。
我從車子後窗匆忙確認,它的確是不折不扣的鴕鳥,棲息於非洲沙漠上的那種。
我從高雄回來後,如力奇功地告訴同事我在那河邊遇到一只鴕鳥。但同事們並沒有驚嘆,反而以憐憫的目光異口同聲地說:“你沒事吧,是不是太累?”、“你看了「鵝鳥」*1,是不是?”,一位都不敢相信我親眼目睹的這個經驗。
後來我們公司班車的司機林先生為我站在證人台作證“其實我也看過幾次那家夥呀!”,我的“過累”疑雲總算消散了,我就不用喝“蠻牛”了。林先生說,它可能是那邊農家養的,因為鴕鳥肉嫩味鮮,台灣已開始興起養殖鴕鳥了。他再說:“目前我也看過只有一只而已,看來那農家現在試養鴕鳥探討是否可以商業化。”
不過從那時候起直到現在,我再也沒有看到過那只鴕鳥。這樣似乎有點缺乏補強林先生證言的證據,因此同事中部分“頑固分子”到了現在還沒有完全相信我的經驗。那只鴕鳥到哪里去了? 也許它的老板已經斷了展開養鴕鳥業的念頭,是不是無情把它擺上老板家的飯卓上去了?

*1:日語的「鴕鳥」與「鵝鳥」發音比較接近。